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手机赌钱 > 正文

【火焰蓝一周年】云南森林消防:戎装虽变 初心

新华网昆明11月6日电(记者 于子茹)2018年11月9日,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在人民大会堂庄严举行。“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就在宣誓声响起的那一刻,党和国家对于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的期望和嘱托,就开始融入消防救援队伍的血液。

作为一支全新的队伍,森林消防的工作中心由单一森林防火灭火救援,转向全灾种应急救援。转制一年来,这只应急救援“新力量”,通过一项项更加专业的技能学习、训练,快速成长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中的一员。

一次抢险救援带来的启示

  丽江市森林消防支队消防员在户外进行山岳救援演练。于子茹摄

脱下“橄榄绿”,换上“火焰蓝”。

丽江市森林消防支队古城中队中队长杨名坦言,在转制之后,作为一个常年执行以森林防火灭火为主要任务的他来说,如何快速转型为综合性应急救援人员,是个待解的问题。尤其是,转制初期,如何带这个“新”的消防救援队伍,也让杨名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启示,来自一次抗洪抢险救援。

2018年11月初,西藏昌都市江达县波罗乡金沙江再次发生山体滑坡,形成堰塞湖,洪水一触即发。11月14日凌晨,堰塞湖溃流迅猛流入云南境内,丽江市部分地区遭遇洪灾。

灾情就是命令,险情就是战场。在接到抢险救援任务后,丽江市森林消防支队全体消防员立即投入到了救援战斗中。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搜寻动物死尸和清理淤泥浮木。”杨名回忆,而这些任务,超出了“老”森林消防队的任务范围。由于刚转制,队伍还没有用于抗洪抢险的专用设备和工具,于是,他们拿着现有能用到的所有工具,冲到了救援一线。

在森林大火扑救面前,从未面露难色的杨名,却在这次救援中遇到了棘手情况。

当时,最让这位烈火英雄头疼的难题,竟是如何将一头600斤重的猪尸体抬出猪圈。因为以前没有系统培训过绳索技能,特别是打绳套,让这个看似简单的任务,难住了一群消防员。“打不紧,猪的四肢总是从绳套里滑出来。”杨名和队员们把生活中能用到的、能想到的打结方法,统统试了一遍,可结果总是捆不住猪的四只脚。

一次一次的尝试,一遍一遍的打结,消防员们终于找到方法。“现在只需要20分钟就能完成的任务,那时却用了半天时间。”谈起那次抢险救援的经历,杨名意识到自己和队员们救援技能的欠缺,也清晰了转制后他们转型的方向——致力于做“全灾种”“大应急”的专业救援力量。

“成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并不意味着具备相应的救援能力。”除继续提高灭火技能外,杨名和队员们正开始积极主动把训练重点放在地震、山岳、水域等之前极少数接触的救援专业技能上。

用“汗水”守护层山峻岭

  图为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直升机支队消防员在进行索滑降训练。于子茹摄

在云南,森林消防员们有一种共同的感受:“转制后,训练强度更加大”。

腾冲森林消防中队中队长窦国辉,对此感触颇深。

训练科目更难、体能要求更高、应急处理判断要更迅速……已在腾冲森林消防中队工作六年的窦国辉,说到平时的训练强度,他掰着手指头数不过来。尤其是今年“火焰蓝”比武,让“比武选手”窦国辉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残酷”。

“火焰蓝”比武,是森林消防队伍举办的首次专业技能尖子比武,旨在提升“大应急”“全灾种”综合应急救援能力。当时,10个省份的森林消防队参与了比武,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便是其中之一。

“在220米综合体能竞技比武科目中,我们要先后背着40公斤的水带、抱着挪动100公斤的圆木、来回翻滚70公斤的轮胎、背着60公斤重的假人, 分别跑50米。”窦国辉说,那两百米于他而言简直是“夺命的二百米”。为了完成比武,“只能集训时不断加大训练量”。

与以往的比武不同,这次的“火焰蓝”比武,更加考验消防指挥员和消防员的专业技术和随机应变处置能力。“所有科目都在比武前一天晚上下发比赛内容和评分细则,且不组织提前适应场地。”窦国辉告诉记者,“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苦归苦,可消防员们明白:不同于大多数平原省份,云南可谓是重峦叠嶂。如果没有过人的体能,很难实现复杂地形下的全灾种救援。对于地险山多的地貌特征,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直升机支队副支队长张英海有着更为直观的感受。

在直升机支队,张英海是一名特级飞行员,来云南之前,一直在驻扎于大庆市的森林消防局直升机支队执行灭火救援任务。